透博网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事件追踪,请看透博网(tobnews.com)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滚动 > 正文

凯里拆迁办原副主任涉18年前灭门案

2017-05-09 01:21 网络整理 Tob008 阅读:

  据《贵州都市报》等媒体报道,18年前震惊凯里的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一家被灭门案、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所长安某被杀案锁定真凶。警方近日已将疑犯控制。

  据报道,疑犯的身份更令人惊诧:一疑犯为凯里市经济开发区城管局原局长、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黄德坤,另一名疑犯为黄的同窗好友潘某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凯里市多名官方人士处也证实了这个消息。

  据了解,黄德坤被锁定为疑犯,源于他几个月前因涉嫌违纪被调查。调查人员在录取黄德坤指纹及DNA信息后,锁定其涉嫌当年的两起命案。

  “我可能要双规了,最多进去四五年,帮我照顾好我的私生子。”

  案发前,48岁的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公室(市拆迁安置指导办公室)副主任,凯里市开发区城管局原局长黄德坤对好友王文辉(化名)交待,一脸严肃。

  果然应验,2016年7月4日上午11点,黄德坤接到市政府开会的通知,他似乎有所察觉,开车送其女性朋友到租房处,又折返开车回家停好车。

  随后,黔东南州纪委监察局发布“铸廉行动”第63号通告:2016年7月5日,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黄德坤(正科级)涉嫌严重违纪,正在接受组织调查。

  令王文辉不解的是,他也被纪委两次叫去问话,一次很快出来,第二次在里头待了9天,反复让他介绍与黄德坤的来往。

  等他出来的时候,得知黄德坤就是18年前,两宗案件的嫌疑人,一宗是4人死亡的灭门案,一宗是一派出所长被杀案,他瘫坐在汽车后座上。

  黄德坤曾将自己的名字编成顺口溜“炎黄子孙、以德服人、扭转乾坤。”

  “黄德坤心思缜密,过于自信了,”王文辉认为,这是他的优点,也是最大的缺点,扭转乾坤成为了笑柄。

  12月16日,黄德坤的女儿对新京报表示,在官方认定前她不愿意接受采访,她觉得都是谣言,父亲不是凶手。

  18年前的凶杀案

  12月12日,凯里市418医院(现更名为贵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)家属楼17栋,是一栋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红砖房子。

  5楼501室的门口另外斜靠着一副铁门,布满灰尘。门里面即18年前的银行行长全家灭门案的案发地。

  今年7月,警车一趟趟频繁驶入小区,将居民们带入了18年的那场恐怖回忆里。

  1998年那个中午,阳光温暖。

  “12月1日,星期二。”418医院医生孙慧平清楚记得这个日子,她下午交接班,在屋里洗被单。

  她住在18栋三楼,从窗子探出身去晾东西,听到乐贵建的女儿乐某屋里传来一声惨叫,“啊”地惊叫一声。

  伴随叫声,能听到木地板啪啪啪的脚步声,孙慧平敲着木板跟记者说,要追着小孩打才有这种脚步声,以为打娃娃这么凶。

  她撑出身体,抬头看窗子,卧室的窗子是打开的,她看不到人,只能看到一推拉窗,紧接着,窗帘连带着窗子“哗-啦”一声关上了。

  孙慧平没能看清窗帘背后的人。

  隔壁有人也听到了,也把脑袋伸出去,几个人都开窗子听。但是谁也没去管。

  一些小区居民介绍,当天没听到“救命、哎哟”声音,只听到有对话声、吵架,里面骚动,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有人回忆,1点30分听到闷响,以为柜子倒了,现在想起来可能是枪响。

  乐贵建时任中国银行凯里市支行行长,妻子房某是418医院人事科科长。孙慧平与他家不熟,当时她上楼找了房某的好朋友刘巧玲去劝架。

  孙慧平说,当时,刘巧玲和老公王老四打开窗子,两人一起看了看,又打了一个电话给乐贵建家,电话接了又挂了。

  2点前,孙慧平看着刘巧玲上了楼。

  随后,一切似乎平静下来。

  24个小时过去,第二天下午五点,孙慧平做菜,听到楼下传来呼喊“杀人了”。乐贵建、房某、乐璇及前去劝架的刘巧玲被发现死亡。

  418医院医生罗亚丽第一时间到过现场。

  房屋是三室一厅,进门后,先看到的是刘巧玲的尸体,与门槛微斜,躺在地上;乐贵建坐在沙发上,头耷拉在沙发;房某倒在进卧室的通道;他们的14岁女儿乐某倒在小卧室的床边。

  她还看到两瓶茅台酒瓶被打开,酒倒入一个小盆里,盆放在燃气灶上,开关开着。

  罗亚丽给四名受害者化妆,她看到刘巧玲身上21刀,心脏正中1枪,右手手指虎口断了,连着皮;乐贵建,两枪,头正中和右侧太阳穴中枪;房某,中了12刀,身上,手脚都有伤;他们的女儿乐某,中7刀,手脚都有伤。

  另一名处理尸体的医生姜峰则回忆,乐贵建眼窝处有个枪眼,靠着鼻梁,眉骨方向,就一个枪伤,并不是太阳穴,;房某9处(刀伤);其女儿7处刀伤;刘巧玲,22处刀伤,右手虎口快断了。

  罗亚丽说,刘巧玲有个枪眼在心脏部位,肉内陷,周围有血迹,“洞有1cm左右”。

  罗亚丽回忆,刀比较快、比较猛,应一尺多长的匕首,太短的话扎不了很深,这里杀一刀,那里捅一刀,身上到处都有。脸上脖子上没有伤。

  罗亚丽猜测,估计刘巧玲是进去就发现一家人死了,逃命反击,她块头大、反抗激烈,所以伤是最多的。

  罗亚丽被叫去辨认,看到公安画了很多图像,图像不是很清晰,铅笔,素描画的单眼皮,平头,1米7左右。

  “杀手跑到国外去了,我们猜测是有人拿钱雇凶。因为是行长,有钱嘛。”孙慧平说。

  事后,小区举行了跳大神,放篝火,在屋里散黄豆,贴符驱鬼。

  小区居民逢年过节还给受害者烧纸钱。

  受害者

  乐家在案发前经济富裕,是小区里第一个买空调的,如今这台三菱空调的外挂机老化,掉漆,但还留在窗台上。

  事发当天中午快12点,罗亚丽还看到乐贵建领着女儿在小区门口吃饭,他们打了招呼。

  吃饭途中,接到了电话,乐贵建匆匆回家了。

(责任编辑:tob001)